心意互傳遞 親子貴坦誠
香港家庭福利會 註冊社工葉倩怡

大哥哥/大姐姐:

 

  我好唔開心呀,好憎阿爸和家姐。我出生於一個平凡家庭,不算富有,所以平日我會省吃儉用,盡量少向父母伸手要錢,但有時只係攞食飯錢,阿爸會馬上發難,質問我「點解要攞咁多?」家姐每次出街,毫不客氣問阿爸要錢,阿爸卻不會批評她。

 

  我考試成績名列前茅,阿爸不會讚揚,家姐次次包尾,進步了一兩名就有獎勵,我表達不滿時,阿爸大聲罵:「你讀書叻少少就好巴閉啦?」我忍不住「嬲爆」問他:「我到底是否你親生呀?」阿爸結果摑了我一巴,現在我們依然不說話,在家互當透明。好想離家出走,卻沒有人可以投靠。我該怎樣辦?

 

小楓字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  有一天,小楓來到社工室,坐在沙發上便低着頭一語不發,心中的鬱結似乎難以宣之於口。我拿出白畫紙和粉彩放在他跟前,示意他可以放鬆下來畫一下畫。驚訝的是,小楓拿起黑色粉彩用力地在紙上狂刷,原本白白的畫紙,瞬間變成黑色。

 

  「見你很用力的把畫紙塗黑,似乎你有些憤怒和不開心?」

 

  「我好憎爸爸和家姐,我想離家出走……」小楓說。

 

  小楓一邊塗黑畫紙,一邊訴說與父親發生的爭執。學校近日派發成績表,小楓考得不錯,於是打算在爸爸和姐姐面前「炫耀」一下,可是爸爸沒有讚賞他。小楓感到不滿而投訴,卻換來爸爸一句「你讀書叻少少就好巴閉啦?」小楓非常不忿,於是衝口而出問他到底是否爸爸親生的。爸爸聽後摑了他一巴,二人繼而冷戰、互當透明。「所以,你說想離家出走,其實是不想亦不知道要如何面對爸爸?」我問。小楓點點頭。

 

  我邀請小楓把他對爸爸的印象繪畫出來。小楓想了一想便在畫紙上畫出一個滿頭大汗的爸爸。小楓補充說他的家庭很平凡,父親是家中支柱,為照顧家庭一直都認真及勤力工作,他希望自己可以減輕爸爸的負擔,所以平時很節儉亦會努力讀書。看着畫中的爸爸,小楓分享他內心其實很希望得到爸爸的認同和肯定。「其實你很重視爸爸,特別是他對你的看法。所以當爸爸的反應不如期望的時候就令你感到失望和嬲?」我嘗試讓小楓澄清自己內心對父親的反應的看法。此時小楓低着頭說:「我想……我說自己不是爸爸親生的時候,爸爸應該也很嬲和失望。」小楓苦笑道:「兒子這樣說會很心痛吧?」我笑着點頭。然後我和小楓商量如何跟爸爸修補關係。

 

  隔天,小楓告訴我他用whatsapp跟爸爸就自己的失言道歉,兩人扮作沒事發生一樣依舊相處。可是小楓心中仍有一些芥蒂:爸爸平時很偏心姐姐。小楓舉例說:「家姐每次出街都毫不客氣問爸爸要錢,爸爸都不罵她,但當我問爸爸拿飯錢時卻會被他質問。另外,我自問讀書成績比姐姐好好多,考頭五名,爸爸都沒有讚我,反而姐姐次次包尾,進步了一兩名就有獎勵。這不是偏心是什麼?」

 

  對小楓來說,爸爸對姐姐和自己的反應不一,自然會產生不公平的感覺,這種感覺加劇對姐姐和爸爸的行為更敏感和不滿。為了處理這「不公平事件」,我邀請了爸爸到校談談。爸爸表示姐姐比小楓年長三年,踏入高中後讀書壓力頗大,為了減輕其壓力,都會以鼓勵及讓她多跟朋友外出放鬆等方式來處理。相反,小楓才剛成為中學生,父親希望他不論成績和品行都能打好基礎,所以對其較嚴厲。父親卻沒想到這種「不同」會造成「不公平」。

 

  父母的好意通常都是隱藏在心底不易被理解的;反而父母表面的行為往往會直接刻進孩子的心裏。如果孩子未能理解父母的用意,憑着父母的行為去揣測,就很容易出現負面想法和情緒了。小楓爸爸明白到兒子很在意自己對兩姐弟的反應,亦知道小楓渴望得到自己的肯定後,便多了向小楓解釋自己的用意,亦會稱讚小楓的學業。看來,當天畫紙上的陰霾已逐漸散開呢!

 

撰文:

香港家庭福利會

註冊社工葉倩怡

查詢電話:2527 317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詳情請瀏覽:www.hkfws.org.hk